作品展示

值得一说的家事

  作者:市旅游委退休干部:马复明
 
 
我的老家在浙江省慈溪市一个名叫后朝盛的小村里。几间老屋是我祖辈繁衍生息的地方。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,由于父亲从上海军管会调到浙江省政府工作,我们兄弟姐妹7人也先后随母亲迁到杭州。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,父母亲考虑到老家应该有人照料,就把三弟从杭州迁了回去,后来又帮他学了一门手艺(木匠),找了一位本家姑娘结了婚、成了家。就这样,三弟算是在老家扎下了根。
文化大革命结束后,19785月,我回杭州参加父亲的平反昭雪追悼会期间,母亲同我谈起了老家房产的处理问题。我当时态度十分明朗,意见也十分明确。大意是说“老家的房产全部归三弟所用、所有,我老大决不会要老家的一份房产。”同时,我还相信二弟、四弟、五弟也会这样考虑和处理问题。母亲对我的态度和意见,当然是十分满意的。她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:“我估计你们也不会计较老家这点房产。眼睛老盯着几间破房子,不是给父母争气,而是给大人丢脸。”我当时意识到母亲专门同我谈这件事,可能与她年事已高、又体弱多病有关。她是想在有生之年,把放心不下的一点家事提前处理定当。也正是由于这个缘故,我在当时就想到要立个字据,并随即草拟了一纸文稿,经过征得几位弟弟同意,最后形成了一份处理老家房产的正式文件,完全了却了母亲的一桩心事。
19829月,我母亲由病重转为病危,我急忙赶往杭州探望、料理。母亲去世后,大姐告诉我,老人生前还积攒了一点财物,问我如何处置为好?我说,这些东西最好多照顾年纪小并在农村安家的弟弟,大姐也认为这样处理比较妥当。于是,我们就把老人留下的财物,多数给了在农村插队又没有回城的五弟,四弟也分得一点,还给孙辈们每人都留了一份。几个年长的兄弟姐妹,先后纷纷表示放弃分享的权利。家庭的和睦气氛和相互关爱的亲情,是十分感人的。
在我的印象中,我们兄弟姐妹之间,在父母的教诲、影响下,从来没有发生过占别人便宜、争旁人利益、抢他人好处的事情;而见得较多的,往往是互谅互让、互相关爱、互相帮助。这大概就是家传的一种风气,一种秉性,一种做人的品格。2003年夏天,我又一次回杭州探亲,正赶上大姐夫83岁寿辰,我们兄弟姐妹偕同妻儿老小40多人欢聚一堂,大家都为这个大家庭几十年的亲情所陶醉。我借这个难得的机会,发表了一通即席感言,大意是说,我们这个家之所以这样和睦,这样团结,这样亲密无间,为邻里乡亲所赞扬、羡慕,原因可能有十条八条,但最根本的,恐怕是每个成员都有一颗多为别人着想、多为他人谋利的心。我们不搞自私自利,更不搞损人利己。这种好的风气、好的做人品德,希望在座的每一位晚辈都能细心体会,并把它传承下去、发扬光大。那次聚会至今又过去了十几年,2015年秋天,我们老俩口再次回杭州探亲访友,大家庭的温馨使我们又一次饱尝了传统家风的甜美。
我要为好的家风祝福;祝福所有家庭的好家风、好传统,都能在祖国灿烂的阳光下绚丽绽放。(为老干部工作部门征文而写,20165月)
 
凝思片语:黄金有价情无价。在情和钱的问题上,不同的取舍,效果会有天壤之别。
 
作者简介:马复明,男,19387月出生于浙江省慈溪市。19539月入中央人民公安学院学习,19552月到国务院外国专家局工作,19733月、1986年底先后调北京市饭店系统、旅游系统工作。中共党员,高级经济师。19996月退休。